• 車型導航
  • 熱門車型
  • 8萬以下
  • 8-12萬
  • 12-18萬
  • 18-30萬
  • 30萬以上

男嬰被生父暴打致殘 搶救12天才脫離生命危險

時間:2015-08-24 09:40  來源:紹興汽車網

  今年6月,剛剛出生兩個多月的男嬰樂樂被親生父親毒打致殘,經法醫鑒定為重傷二級。

  昨天下午,樂樂媽媽在律師的見證下,與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9958救助中心簽訂《共同監護協議》,并委托律師提起撤銷丈夫監護人資格的訴訟。這也是今年1月1日《關于依法處理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行為若干問題的意見》(以下簡稱《意見》)實施以來,全國首例由未成年受害人母親提起的監護資格撤銷之訴。

  樂樂的生父李某目前已因涉“故意傷害罪”被批捕,沒有收入來源的程女士今后如何撫養兒子也是一個難題。《意見》實施已近8個月,全國范圍內關于監護權撤銷的訴訟卻只有個位數。

  8月22日下午,海軍總醫院兒科病房外,兩天前剛做完腰部穿刺手術的樂樂,“見證”了母親程女士與律師及9958救助中心簽署共同監護協議及撤銷父親監護權的委托協議。

  還差兩天就滿五個月的樂樂,乍一看,會吃、會哭、會鬧,與尋常嬰兒無異。但仔細觀察,他的四肢會出現間歇性抽搐,雙眼不能聚焦,頭頂兩端還有四個圓疤,那是兩次腦積液引流手術“打孔”的遺跡。最明顯的是他的雙腳,一直呈僵直佝僂狀。

  對于給兒子造成重創的丈夫,樂樂媽媽程女士一度想為丈夫開脫,但最終她決定選擇離婚,并起訴剝奪他對兒子的監護權。

  守護之失

  丈夫毆打兒子時妻子躲了

  8月4日,樂樂腦積水二次引流術后剛滿一周,樂樂在母親懷中躁動哭鬧。兩根一米長的導流管,正通過他頭頂的一雙“穿洞”,把因腦萎縮產生的黃色積液,緩緩排入末端的兩個塑料袋。

  每次他一“打挺兒”,周圍的人就會屏住呼吸。唯恐他的發作,會牽動頭上的傷口……敷上降溫貼后,樂樂39℃的體溫緩緩下降。可一有人替換接抱,他的不安便瞬間發作。只有攥住母親一根手指,他才復歸安定。

  除了血脈之緣,科學似乎也難以解釋,處于“醒狀昏迷”的四月患兒,為何能清晰辨識母親角色。

  “在兒童醫院重癥監護室搶救時,第一次獲準探視,我剛叫了聲‘樂樂,媽媽來看你了’,正昏迷側臥的樂樂,就有淚水淌出……”樂樂媽哽咽道。

  除了母子間本能之愛,對于兒子樂樂,程女士能做的更多是后悔之后的補償。雖然明知,有些東西,失去了將永不復還。

  6月13日,被程女士視為生命中最不堪的日子。當天中午,因為一點瑣事,丈夫突然發飆。“他一把抓過雜志卷成卷猛抽我腦袋,一邊連串狂喊著‘滾’,讓我放下兒子離開。”在程女士看來,丈夫的火氣一向越頂越大,后果便是殃及兒子。“我所以選擇順從,是為更好保護兒子。”程女士這樣解釋自己的“逃離”。

  在附近公園“游蕩”四五個小時后,樂樂媽回到租住房。“門像以往一樣反鎖,但他卻沒像以往那樣消氣開門。”當程女士從紗窗往房里望時,父子倆都在床上躺著,兒子卻四肢僵直抽搐,間或發出奇怪的叫聲。

  破窗而入的程女士發現,兒子的雙頰被打得紫紅。隔上半個時辰,瘆人的慘叫便從他喉嚨發出,“那種聲音很難形容,反正聽上去很痛苦”。

  此后20多個小時,丈夫阻止施救與報警,程女士再次選擇了“配合”。重創后的兒子不肯進食,丈夫便用胳膊勒箍。她也只是哭求“不要再折磨兒子了”。

  作為母親的唯一“抗爭”,便是她在第二天晚上撥打了110。“我只說了句‘這兒有人快把孩子打死了!’擔心被發現,掛斷了電話。”沒有地址警方無法施救,樂樂的傷情,再次因母親的“失守”滑向深淵。

  第三天上午,不再進食并伴發高熱的樂樂深陷昏迷,丈夫仍不肯拿錢救治。身無分文的程女士,打了輛車奔向醫院,并在一位好心人幫助下掛了號。此時,搶救的最佳時刻已經錯過。

  家暴之殤

  搶救12天才脫離生命危險

  順義李橋兒研所接診后,發現樂樂脖子上有陳舊性傷,右腿脫位,身上還有牙印,而這些明顯為毆打所致。依據《意見》規定中規定的“學校、醫院、村(居)民委員會、社會工作服務機構等單位及其工作人員,發現未成年人受到監護侵害的,應當及時向公安機關報案或者舉報”,他們向警方報案。

  從死亡線上拉回樂樂的北京兒童醫院,在其入住PICU(兒童重癥監護室)兩天后出具的病程介紹及診斷書上,羅列著11項“血腥”傷情記錄:創傷性顱內出血、硬膜下積液、顱高壓綜合征、肺部突變、皮膚軟組織損傷、失血性貧血等,原因為“被人虐待”。

  除了儀器掃描和指標測定,肉眼觀望,也能從新舊傷痕遍布的羸弱軀體上,看出樂樂遭受過的重創。“最早接觸樂樂的人說,樂樂的胸部腿部都有咬痕。”為樂樂籌款的兒慈會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醫療專員萬莉說。

  “他看到孩子不好好吃奶,就會生氣。會用嘴咬,用手掐,用胳膊緊箍,甚至捏住他的鼻子。他還扇過樂樂嘴巴,把他倒提起來扔到床上……”

  作為母親,程女士用眼睛做記錄儀,攝下一幕幕暴行。而兒子所遭受的非人家暴,只不過是她自己被丈夫虐待的“翻版”。

  筆者調查獲悉,這個廣為世人關注的脆弱生命,其實還不是法律意義上真正的“人”:沒有出生證,也沒有戶籍。“原準備6月底回老家上戶口,誰知出了這事。”程女士說。

  法醫鑒定為重傷二級的樂樂,腦部拍片顯示,重毆導致的腦萎縮,使其大腦只剩約三分之一,里面還有很多壞死灶。

  “我們咨詢過多名腦科專家,結論是樂樂愈后身體將非常差,需長期康復。”9958項目總監王昱告訴筆者。

  在兒童醫院重癥監護室搶救12天后,樂樂初步脫離了生命危險。被視為孩子成長“里程碑”的“百日”,樂樂竟是在“生死”邊緣徘徊,得知這個消息的北京琪山律師事務所的張紅云律師唏噓不已。

  “樂樂比我的女兒小半歲多,同為人母,我的感受可能更為強烈。樂樂的境遇是許多被法定監護人虐待的未成年人的縮影;作為法律人,我希望能夠盡力幫助這些孩子。”她決定為樂樂媽提供免費法律援助。

  撤銷之痛

  程女士的糾結和最終選擇

  “你弟弟給我打過電話,第一次打電話說不用管你,說你造的孽太深。第二次打電話是讓我跟警察求情。我知道他也很糾結,想讓我原諒你。但現在不是我原不原諒你的問題了。現在兒子病情非常的嚴重,我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去想要不要原諒你。”程女士這封寫給丈夫的信,在很多人看來,字里行間讀不出做母親應有的憤怒。作為妻子,程女士無法放下和丈夫五年的感情,作為母親,她又無法容忍丈夫對孩子痛下毒手的行為。程女士的選擇也一度隨著兩個角色的不斷互換搖擺不定。

  五年前,山東濰坊人李某刑滿出獄時,他牽掛于心的女友已離他而去,而生活還要繼續。經友人介紹,他和同鄉小程開始了交往。“我對他一見鐘情,而他對我不是。”程女士坦承。

  “她自己只吃一兩塊錢的果凍,卻省下所有錢給老公買衣服。”程女士昔日打工的川菜飯店的領班吳雨娣這樣描述。

  程女士說,三個月“閃婚”后,丈夫開始動手,而對兒子的施暴,則在他出生10天后。

  “父親離世、做生意被騙及朋友的背信棄義”這三個原因,被羈押在通州看守所里的李某視為挫敗感的來源。程女士則認為,丈夫的暴戾與一筆20萬元的投資失敗有關。

  “他不是不懂感情的人,公公兩年前去世,他在遺像后寫滿傾訴,還時常捧著遺像擦拭。嬰兒車是他花500元買的,尿布和奶粉也是好牌子。”她指著藍花車篷金色車身的童車說。

  “‘博程’大名,是他給樂樂起的。首尾是我倆姓氏,中間‘博’字,是他最喜歡的老師,也有對孩子的美好期盼。他以為打孩子是家事。”

  程女士對丈夫的“留戀”和“開脫”,讓很多接觸過的人感到不適。“我們接觸的兩個月間,沒聽她說過丈夫的‘不是’。她甚至表達過,想給看守所里的他送些錢去。‘我和樂樂留一些就夠了’。她指的是愛心人士送到醫院的捐款。”萬莉告訴筆者。

  “面對丈夫對兒子的多次施暴,本應是保護者角色的母親,選擇退縮與緘默,這無疑助長了加害人的氣焰。”在北師大刑科院副院長宋英輝看來,程女士作為孩子的法定監護人,是否還能擁有監護權,應通過專業機構測評決定。“最基本前提是她必須選擇和丈夫離婚,以免丈夫出獄后繼續施害孩子。”

  北京市青少年法律援助中心主任佟麗華也認為,“即使不離婚,向法院申請人身保護令是必需的。這是四部委‘意見’中特別確立的,它在施暴者與被害人間設置了‘絕緣體’。”

  在佟麗華看來,程女士也是受害人,雖然她的監護有瑕疵。孩子出事后她能盡心呵護,其實就是悔過的證明。“作為一直堅定推動撤銷監護資格的專業人士,我想說兩句話。第一句:對極其惡劣的父母必須要撤銷。法律沒給父母這樣的特權。第二句:撤銷監護人監護資格,是最后不得已而為之的辦法。總的來說,孩子和父母生活在一起最好。這是大的方向。”

  張紅云律師告訴筆者,7月24日,李某涉嫌“故意傷害罪”被批捕后,他將面臨3到10年的刑期。刑期可能隨著樂樂的傷情變化而變化,如果后果特別嚴重,“最高可處無期徒刑或者死刑”。

  “我后悔沒有早點離開他,后悔沒有保護好孩子,后悔把他生在這樣的家庭……”采訪中,程女士連說了三個“后悔”。

  談到為何撤銷丈夫監護權,她說:“五年的感情,我不可能沒有留戀。但為了樂樂,我會選擇離婚、選擇剝奪他的監護權。我不會再給他任何傷害我兒子的機會,這次我要盡職。”

  撫養之憂

  獨自撫養兒子面臨的問題

  作為法定監護人,父親的監護權一旦被剝奪,監護之任將“落單”在母親肩上。作為“無業貧民”,她拿什么撫養樂樂,是擺給樂樂媽和社會的共同難題。

  程女士有過收入,在川菜館打工,月收入2200元。懷孕后待產在家。案發前,她租住在通州焦王莊農民房,月租500元。丈夫刑拘后,她一直隨護兒子。孩子在哪家醫院,她就跟到哪里。孩子一旦出院,首要面臨的就是居無場所。

  “我很擔心,身無分文的她,怎樣養育樂樂。一旦社會救助漸冷,媒體不再跟進,沒有收入來源的樂樂媽,將會做何種抉擇?走投無路時,她會不會帶著或者扔下樂樂走極端?”一位愛心媽媽憂慮地說。

  樂樂救治時,濰坊市后嶺村村委會出具了一份困難證明,印證了程女士家境貧困的說法。

  程女士告訴筆者,她的母親腰椎有病,喪失勞動能力。唯一的哥哥生了雙胞胎,因嫂子有病,還要靠父親種地接濟,指望不上娘家人的幫助。

  在婆家這邊,公公已患肝癌去世,留下婆婆患有嚴重的抑郁癥。小叔子跟自己總共見過三四面,自己還拒絕了他諒解哥哥的請求。自己正在申請撤銷丈夫監護權,不要說婆家沒有能力,就是有能力恐怕也沒指望。

  截至8月22日發稿,樂樂已經兩次轉院,兩次腦積液引流手術,兩次進重癥監護室搶救,總時長半個月。他現在每隔幾天就要做一次高壓氧。正是因為有專業的康復治療,被打后喪失哭笑能力的樂樂,才能重拾哭音。

  目前,通過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籌得的28萬元專項救治費,已花費一半多。雖然已做了17次高壓氧,但腦科專家稱,樂樂仍需長期康復。腦損傷后六個月被稱為“黃金恢復期”,一旦捐款殆盡,樂樂的救治康復之路有可能中斷。

  救助之困

  監護權撤銷之訴僅為個位數

  中華兒慈會9958救助中心致力于保障貧困大病兒童的基本生存權,在3年多的運營中接到了近9萬條熱線求助電話,其中兒童意外傷害占45%。意外傷害救助案例中涉及兒童被虐、性侵、中毒、車禍等,而家庭暴力的兒童救助比率一直在攀升。

  “在救助家暴被虐兒童中,9958遇到的最大困境就是這類兒童雖經過救助暫時治愈了傷情,但最終還會回到施暴的家庭中去,其安全問題沒有有效解決,孩子依然處于危險中。他們的歸宿到底在哪里?9958作為一個有長期救助經驗、并不斷深切體會家暴兒童之殤的民間公益機構,一直在探索更有效的途徑,全程跟蹤、監護被侵害兒童的成長過程,使這些孩子免受二次傷害。回歸一個安全的、能得到有效養護的‘家’。” 王昱說。

  “我們希望,通過此次撤銷樂樂父親監護權之訴,同時確認9958這樣的民間機構輔助監護人的法律地位。讓我們能更好地幫樂樂媽履行監護職責,讓善款使用最大優化。必要時幫助樂樂尋找專業寄養機構,通過專業養護加醫療的雙重托管,保障孩子在病情上盡可能改善,并爭取更多資源介入孩子治療和心理撫慰。”她告訴北青報記者。

  “現行法律對輔助監護人尚無明確界定。但現實中,很多監護人能力不足,尤其是撤銷一方的監護資格后,難以很好地履行監護職責。引入有能力的兒童保護機構作為輔助監護人,應是解決監護困境的有效途徑。司法實踐中,已有對輔助監護人身份的確認例子。”張紅云律師認為。

  佟麗華告訴北青報記者,《意見》實施近8個月,全國卻只有個位數的監護權撤銷之訴,明顯與未成年人受監護人傷害的數字不成比例。

  “樂樂父親一旦被撤銷監護資格,馬上面臨的就是母親怎么獨自撫養孩子。治病需要錢,生活需要錢。誰來監督她?誰來關心她?誰來幫扶她?不是一個簡單撤銷就完成的。孩子成長過程中,不僅家庭要擔負責任,政府、國家也要擔負責任,要對處于困境中的監護人進行干預。”佟麗華說。

如您向經銷商提及紹興汽車網 car0575.com 將會有更好服務和更低價格。
返回汽車網首頁

推薦車商 相關推薦

浙公網安備 33069902000159號

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 贵阳麻将捉鸡 雪缘网斯诺克比分直播 白姐六肖期期中特 game850游戏大厅 3d牛彩网字谜图谜 fiba篮球比分直播 中国体育彩票七星彩 福建快3走势图开奖结果 德国赛车开奖网站 股票今日大盘点数 无网四人手机单机麻将 河北十一选五一定牛 琼崖海南麻将苹果下载 pk10免费滚雪球计划 体彩p3开机号近十期试机号 德国赛车pk10骗局